射击网,轨道,凯尔特人,灭火器,长沙市

冒险岛有你的童年回忆吗?

发布时间:

冒险岛,怎么说呢?我是60后,我家住在东北,儿时在我国最困难的时期长大。我家住在市郊,比较偏远,那时人口本来就不多,市郊人员就更少了。我们住的是一个集中的大院,大约有19户人家,和我同龄的小孩大约10几人。周边比较空旷,都是离很远才有住户。我们院东侧就是连绵起伏的小山包,茂密的小树林,可以说那里就算是我儿时的“冒险岛”吧。大家都知道南京大屠杀,实际东北也是日本人侵略的重灾区。那小山包的远处就曾经驻过日本的军队,残留的雕堡就在那片山的后边。大人总是告诉我们不让我们去那里,但小孩子们好奇,不知道那里都有什么东西,我们五个小孩就结成伴,背着家长偷偷的跑山后去玩。当时那里雕堡的残墙断壁都还在,看起来比较荒凉,杂草从生,还有地下道,但是我们真没敢进去,只在周边绕了一周,捡了许多弹壳拿回来。那山上没有人,心里也相当害怕,在返回的路上,我们几个也都心里揣着个小兔子,急急的走,当时我穿着短裙,腿都是暴露在外边的,也不知怎么搞的,一条能蜕变成蜻蜓的大绿虫子就爬到了腿上,有点痒,因为我从小怕虫,一看那么大一条圆滚滚的大虫趴在腿上,一声尖叫,小伙伴们不知怎么回事,被我这一声尖叫吓得深一脚浅一脚的疯跑......。从那以后,我只要去带有草从的地方都穿长裤的。

过了好多年,我们那里变化比较大,那里也已经建起了好多高楼,当时在建楼打地基的时候,民工们挖出了日本军队遗留在地下的疥子气,伤着好多人,后来与日本通过法律程序要求赔偿。这可恶的日本,直到今天还要侵占我国的钓鱼岛,侵略本性难改呀。

这就是我童年最算得上一次冒险的经历了,直到现在还霸占着我的记忆。

在我的回忆录里面,我心目中的“冒险岛”是这个样子的。

在童年的回忆中,好奇心促使我到处摸索。所以,我认为在我未知的领域都算是冒险岛;所以认识我吗的人都叫我淘包。



记得小时候每当刚刚下过雨,也许还没等雨停的时候,就会跑到有流水的小河沟,撸胳膊挽袖子开始活泥巴!用泥巴把水流截住,我管他叫“水坝”。水坝尽量弄大些,在弄上一个流水的小洞。看见水越来越多,当水漫过预留的小洞口的时候,会出现漩涡!中间有条空气线,还会吱吱吱的发出声音!每当这个时候就会站在一旁嘎嘎嘎的傻笑个不停……我高兴啊!

射击网,轨道,凯尔特人,灭火器,长沙市 Copyright @ 2011-2019 射击网,轨道,凯尔特人,灭火器,长沙市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